旅游,是对自然与人文的乡愁

旅游,是对自然与人文的乡愁

原创:阿峰

乡愁

国庆节到了,先祝伟大的祖国永远繁荣昌盛。再祝同道们节日快乐。放长假的这几天,想必大家都在忙着旅游,今天我们来谈谈旅游这个话题。文章不会很长,希望大家也读的轻松。

人们为什么要旅游呢?是为了猎奇吗,是为了寻找刺激吗,是为了放松自己的身心吗,是为了纯粹的好玩吗,还是像很多浅薄的妇女那样以为的,旅游是为了洗涤自己像油烟机一样油腻的心灵呢?这些都不是真正的答案。

人们对自然和人文的乡愁,驱使着他们,本能的回归自己精神的故乡,这才是旅游的本质。

人是天地的造物,因此人对自然的乡愁是最强烈的。所以,我们现在的人出去旅游,最喜欢的,是回归自然,去好山好水的地方玩几天。为什么会这样?因为这是本能。自然是人最深层的家和最原始的家。在古代,文人墨客们,画家们,他们在作品中歌颂的永恒主题就是大自然。尤其是中国的山水画,画面上全是对自然母体的热爱与眷恋。

那时候的人,他们所推崇的旅游,就是游山玩水,把自己重新沉浸在自然的怀抱里,精神重新回家。

人是一种双重造物,他既是自然的造物,也是文明的造物。文明,是人和自然这个生命之乡若即若离之后,自己给自己建造的另一个生存之乡,它是人的第二个家。

回自然那个家,我们可以称之为自然旅游。回人文那个家,我们可以称之为人文旅游。

人对人文的乡愁,体现在人们对人文旅游的热爱,这是仅次于自然旅游的第二大旅游分类。博物馆,名胜古迹,古镇游等等,都成了抢手的旅游自然,一个历史名人,都要好几个地方争抢。

很多地方政府,没有人文旅游资源怎么办呢?他们不惜把历史书上的汉奸国贼都当成旅游自然来开发。不读书的粗人,还有很多居心叵测的坏人,就很容易闹出各种各样的笑话与闹剧。

如果我们深刻理解了旅游的本质,我们就对当前旅游界的很多现象和怪相豁然开朗。

废墟

自然和人文,是我们的家,城市像个笼子一样囚禁了我们。我们要回家,这是人们骨子里的本能,更是所有人的精神冲动。

而当人们从笼子里冲出来,奔向自然和人文时,才愕然的发觉,自然这个家已经荒败不堪,成为废墟。到处都是污染,都是创伤和废墟。环境如此,文化也是如此。

人们对着一堆的废墟的家,上面长满了荒草的废墟,一开始还能想起来,这里曾经时自己的家。后来时间长了,他们就忘记了自己的家。

一个人忘记了自己的家,却还保留着自然乡愁和人文乡愁的本能,他就会做出两种表现,一种表现是把废墟当成景色,崇敬被涂抹上人文装饰的垃圾。另一种一直在寻找,但是永远也找不到自己的家。他们把这种无家可归的焦虑,称之为在路上。

中国当前的人文旅游,无丐不成戏。这就是真正的人文废墟化之后,转而崇敬生长在废墟上的垃圾,并把垃圾当成风景,甚至以此为家。更有甚者,有的城市以巨大的印度乞丐塑像作为城市名片。

乐山大丐,灵山大丐,龙门大丐,敦煌大丐,云冈大丐……全是丢人现眼的精神污染。还有更丢人的企业,把自己的总部大楼也修建成印度乞丐的模样。

印度要饭文化,并不是中国文化,它是中国文化废墟化之后,寄生在中国文化废墟上的杂草和垃圾。

中国文化讲的是修齐治平的道术,不是让人去要饭,不是让人去崇拜一个只会要饭的印度文盲,更不是让人去寻死觅活。之所以有那么多人认为,剃光头要饭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,那是因为他们在文化上太贫穷了。

文化上最贫穷的行为,是对人文之乡的彻底遗忘,并把人文的反面,当成人文本身。

好比说,一个人的家倒塌了,他也不去修。久而久之,老鼠蟑螂在废墟里面做窝,由于他彻底忘记了自己的家原来的模样,就把老鼠洞当成了自己的家。

如果一个人把老鼠洞当成是自己的家,还把老鼠当作自己的祖先,还给老鼠烧香磕头,还给老鼠送钱花,他自己对此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和丢人,别人还能拿他怎么样呢。孔子说,唯上智与下愚不移。对于下愚之人,谁移他一下,他就会跳脚骂人。

我们前面说过,旅游是对自然与人文的乡愁。乡愁的前提,是有家可归,有家可念。当无家可归之后,无家可以思念之后,那么旅游对人们来说,又意味着什么呢?

当乡愁终结之后,当人们面对废墟,不是感到怅然若失,而是被浅薄的快乐所俘虏时,当很多人在嬉笑之中,所有历史感灰飞烟灭时。旅游,已然变成了梦游。

没有历史的现实,只是一场好笑的梦。

流放

因为自然和人文之家的被摧毁,造成了人们的梦游。比梦游更可怕的是,现代人喜欢上了自费流放。

在以前的中国,只有犯罪的人,才会被流放发配到塞外。也就是把公费出境游当成是对罪人的惩罚。

可见,出境游的本质,就是流放。

对于中国人来说,往小里说,离开家乡是不得已。只有失去土地,无法谋生的人,才会背井离乡的去讨生活。往大里说,中国是神州,中国之外的地方都是蛮荒贱土,一个中国人,离开中国被驱逐到外国居住,这是奇耻大辱。只有罪犯,才会被流放到外国。

为了区别百姓和流放犯,防止他们偷偷的溜回来,这些被政府赠送公费出境游福利的犯人,都被做了很多标记。比如,头发被剃成了奇形怪状,衣服也都被换上囚服,习俗也都改成贱俗。

中国人认为,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。所以,剃发和纹身刺字都是奇耻大辱。只有犯人才会享受这种待遇。

为什么历史上很多蛮夷的发型那么奇怪,要剃发,要留猪尾巴辫子,要穿龙虾壳一样好笑的衣服?根源上都是他们的祖先是作为犯人被我们流放出去的,所以才剃了囚犯发型,才穿了囚犯衣服。久而久之,这些犯人的后代,就把囚犯发型和囚服,习以为常地当成了自己的生活习俗。不以为耻,反以为俗。

如果现在的人,生活在古代,出境游不仅不要钱,还会送衣服穿,全程管吃管住管路费,还送私人伴游服务。另外,剃头和纹身也都不要钱。